放棄,從不該是一個選擇



勇敢真的好難,但放棄,從不該是一個選擇。

還來不及等待化療副作用「掉髮」的到來,也不浪費等待左胸口傷疤癒合的時間,父親預約了醫院樓下髮廊的理髮師來到病房,要為我的這場戰鬥,率先揮出第一棒。躺在病床上,讓理髮師將自己的長髮分成四等分綁起,每剪下一束,就是減去了一個季節,從那刻起,我的生命必須與正常的四季暫時告別。勇氣是連繫我與人間,最後僅存的一條線。

躺在病床上左右張望,久久沒有見到父親的身影,心想:「大概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吧」,突然,病房的門開了,父親戴著冬天才戴的棒球帽進來,脫下帽子,露出大光頭,朝氣十足地說著:「女兒光頭多久,我就光頭多久。」我才明白,原來父親的愛,是這種的浪漫。

集結成的真髮,還不夠做一頂假髮,幾位長輩的朋友,自願剪下留了好多年的寶貝長髮,要送給我,我的那頂假髮,集結了好多人的祝福。讓我能夠在化療的期間,戴著大家給予的愛和勇氣,讓我看起來與健康時沒甚麼不同。

看起來沒什麼不同,是生病中的我們,最渴望做到的事。

化療的副作用,讓我沒了頭髮,甚至,連眉毛、眼睫毛,都一併掉光,臉色蒼白,還坐著輪椅。光頭的自己,我花了整整半年才有辦法去照鏡子,看著鏡中陌生又熟悉的自己,內心五味雜陳,在路上更是不免遭遇異樣的眼光。在這喧囂的世界,生病後的自己,更是想盡辦法擁有一小塊立足之地。

好多人說,我好堅強,我一點也不害怕,但事實是,我也不是一開始就勇敢,更正確的來說,其實我到現在也還在學習怎麼勇敢。我總說,其實真正的勇敢從不是不害怕,而是即便知道自己正在遭遇的是什麼,也明白自己正在過得是怎樣的命運,可以認命,但不能認輸。

過去的自己,總把時間浪費在擔心還沒發生的事情上,然後被那樣的恐懼和慌張,牢牢的吞噬自己,在經歷了15次的化療,12次的電療,三次的大小手術後,才逐漸明白,不論我怎麼努力,都沒辦法改變已經罹患罕見骨癌這件事,更沒辦法要回已經被惡性腫瘤吞噬的骨盆骨骼。過去發生的事已經成了生命中的歷史,我們誰都沒有辦法改變歷史,但我們可以選擇,要過得是怎樣的未來。

當發現自己不再完美,也或許,從沒有一個人可以真正完美。在接受自己的不完美那一刻,我的生命正在朝向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