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來,參加的告別式比喜宴還多,我才30多歲啊!這樣的情況一點也不合理。抗癌雁群不斷有人離開,又有新成員加入。面對親密夥伴的脫隊,我從一開始的悲慟不已,到現在坦然接受,就像在送一位朋友遠行那般的心情。莊子在妻子去世的時候鼓盆而歌....
幾位癌友跟我說,癌症復發比當初確診罹癌時,打擊還要更大。當他們努力走出罹癌低潮、積極接受辛苦的癌症治療、遵循醫囑並大幅調整生活型態後,一心認為自己能找回健康,卻遭受癌症復發的打擊。就好像是下定決心認真讀書的學生,考試成績卻未見起色....
2012年9月4日是我確診肺腺癌的日子,消沉幾天後,我霸氣對自己說:晚期肺癌五年存活率只有4%,我的目標就是要確定自己位於存活曲線的長尾巴上,我看不出來我哪點不能成為4%的存活者。不服輸的個性連在抗癌上也表露無疑。轉眼間五年過去了,我達成了....
這幾年來,我接觸的癌友不在少數。幾乎從所有站在存活曲線長尾巴的癌友身上,我都可以看到正面樂觀的態度,不管面臨什麼狀況,或即將接受什麼治療,他們總是能微笑面對,或在短時間內由低落的情緒中抽離。於是,我歸納出一個結論,想要擠身抗癌成功....
四年多前,在死黨Even的鼓勵下,列出自己的心願清單,洋洋灑灑竟寫下46項之多;我承認自己可能有點貪心,但人生本來就充滿著樂趣和挑戰,我想做的事情甚至還遠超過清單的項目呢!剛結束西藏之旅,也同時完成了心願清單的項目之一【看西藏的天空】....
是誰?在我確診罹癌當下,安慰我、陪我一同哭泣。 是誰?在我咳嗽無法停歇時,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是誰?在我住院時,每天在醫院悉心照料著我。 是誰?在我飽受病痛折磨時,紅著眼眶說:這些苦,寧願由她來承受。是誰?在我病況危急時,幾天內黑髮....
不少癌友會有一種觀念,認為在接受化療、放療或手術等各種辛苦治療後,身體變得非常虛弱,此時應該要多休息,減少體力活動才是對的方式。其實,過度的休息可能會導致身體機能喪失、肌肉無力和可運動範圍縮小。....
當醫師宣布我罹患癌症時,我受到不小的驚嚇。怎麼前一秒鐘我還躺在沙發看漫畫,隔天場景就轉換成在醫院病床接受進一步檢查(確定轉移狀況、期數)。 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經歷的事物,但我們可以選擇如何回應。怨天尤人、自憐自艾是不少癌友確診時的反應....
癌友要決定採取哪種治療方式向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首先必須掌握現況,知道自己有哪些選擇,接著仔細評估各個選項的優缺點,最後才能決定治療方式。 面對癌症治療的選擇,有些人會拼命蒐集和研究癌症相關資料,有些人則是什麼都不做....
癌友除了面對辛苦的治療過程,有時親友們的過度關心更會讓人吃不消。現在免疫療法好像很厲害,你怎麼不試試看?要不要用中醫治療?要不要改吃素?要不要試試草藥?親友七嘴八舌出主意,對患者來說恐怕是另一種壓力。....
如果有人問我,抗癌除了接受治療外,最重要的是什麼?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回答:「正面心態!」一個病患如果喪失了求生的意志,那麼不要說是醫師,就算是神仙都不可能救活他。 最近聽到一個朋友周圍的案例,朋友的友人Sandra(化名)是一名資深社工,日常的工作就是....
我在腫瘤科診間外候診時,常會被誤以為是癌友家屬,當我表明身份後,多數人的反應都是:妳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病人。大家心中對癌友的外表可能都有既定的刻板印象,虛弱、有氣無力、病懨懨、成天戴著口罩、甚至還需要別人攙扶,因此看到我穿著洋裝、腳踩高跟鞋....
最近又有新聞報導營養食品的詐欺事件,王姓男子對外謊稱擁有美國生化博士學位、曾擔任聯合國WHO世界衛生組織研究所會員,透過直銷方式,「低買高賣」營養品,宣稱產品有修護細胞、調節免疫等誇大療效的功能,進口價約台幣360元左右,販售價格卻高達6,000多元....
對每個新手癌友而言,從確診罹癌的一剎那起,死亡陰影就開始籠罩頭頂。絕大多數的新手癌友,會感覺自己像個突然被送上戰場前線的新兵,面對強大的敵軍,心中既害怕又不知所措。這是很難熬的時期,突如其來的壞消息常會讓新手癌友充滿負面情緒....
近四年的抗癌過程中,除了親愛的家人朋友外,還有一群親密戰友,給我許多的支持和力量,我們就像是一群一起飛行的野雁,靠著彼此相互打氣鼓舞,以及資訊的交流與分享,奮力向前飛,相信我們一定能飛得更省力、飛得更遠.....
最近看了一部電影《Me before you》(我就要你好好的),明知道自己哭點低還硬要拉朋友陪我去看,然後在戲院哭得唏哩嘩啦的,這種行為真的很自虐。幸好看過的朋友事先提醒我不要畫眼妝,不然走出來可能真的會嚇到人。......
最近遇到一些「新手癌友」問我:如何擺脫負面情緒,讓自己重新振作起來?我個人的秘訣就是分散注意力
罹癌之後,很多人會將全部的生活重心放在生病這件事情上,專心當個病人;當然有時候這是必要的,畢竟在病情沒有穩定......
許多人在確診罹癌後,會認為自己的人生從此由彩色變黑白,對未來也不再懷抱希望,自憐自艾地度過每一天。以我自己過來人的經驗,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這樣做真的是在浪費自己有限的寶貴生命
這趟抗癌之旅,時間長短我們無法掌控,可能比我們預期來得漫長......
下著大雨的午後,店內來了一對穿著雨衣的老夫妻,兩人脫下雨衣,但全身還是呈現半濕的狀態。女店員見狀立即拿出毛巾遞給老夫妻,讓他們可以擦乾頭髮及雙頰上的雨水......
之後,老先生對女店員說:「請幫我老伴挑一頂最好的假髮......
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需要戴假髮的一天……
如果不是因為罹癌,癌細胞又很不安分地亂跑到腦部,導致必須全腦放療來處理,我想這輩子應該不會有假髮的需求吧!
第一線的治療,共打了12次化療,施打的藥物是號稱不掉髮的化療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