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因夢想而偉大,我因夢想而逐漸健康



近年來,越來越多人開始鼓勵,不管是年輕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都應該要擁有夢想。

總是說著,夢想對一個人的影響力量有多大。我也常在校園或是各單位演講時,告訴台下的聽眾,夢想的力量,有多不可思議。

這些話,在我還在住院時,也常有人這樣跟我說,但一開始的我不以為意,甚至覺得,他們怎麼能講得這麼容易,可是六年過去我也開始認同,夢想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因為現在的我,是依賴著夢想為自己注入勇敢。

打藥時的自己,每天在病房毫無目標,做什麼事都打不起勁,更應該說,那時候的我覺得,我這輩子什麼都再也做不好了吧。

直到身邊開始有人問我,我有沒有什麼夢想還沒有完成。或許是希望我有個目標,但我相信在當時,是他們更希望我在離開之前,能不留遺憾。

面對活下來不到一成的機率,除了等待之外,是不是能夠讓我,完成一些未完成但渴望的事。那時,我回答,我想去日本的環球影城,我也想去美國看金州勇士,還有,開一個很正式的畫展。

某一次的回診,剛好碰上了中秋節,每到三節時,文茜姐總是會買些甜點或是禮物,送到93病房給我們這些因為需要治療,而沒辦法回家團圓的孩子。後來,文茜姐知道我的夢想是開一個畫展,溫暖如她,深怕我等不到我開畫展的那一天,於是聯絡了她的好友:教會的顧師母,希望集合大家的力量,為我先開一個聯展,展出自己當時已經完成的畫作。

接下來的每一年,我都在同一個地方舉行公益聯展,從一開始只能坐在輪椅上被抬著上去,到現在的我,能夠撐著腋下拐慢慢走上去,每一年,我和數位藝術家們帶著教養院的孩子,一起展出我們作品,看到孩子們搖搖擺擺的被老師牽上台,在他們臉上,我看見了好滿足的笑容與成就感。我才明白,完成一個夢想,對一個人的影響,到底有多深。

六年過去,雖然心中仍對自己的生病,與現在的狀態還無法完全釋懷,但我卻已經可以開始侃侃而談,甚至是笑著面對每一次的採訪還有新朋友,有次記者問我,怎麼聽我講起來這麼輕鬆,看待死亡,能這麼的平靜,我說,因為既然這是已經無法改變的命運,那我應該學習去接受它,更重要的是,我一直有個感覺,夢想幫我慢慢恢復健康。

現在的我,每天都很快樂,而我快樂的泉源,來自於我一次又一次,完成不同的夢想。然後,繼續朝另一個夢想前進。

唯有面對脆弱的自己,你才能開始變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