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有無法止痛的人生



生命的時間不會因為你在疼痛而停止流逝,所以,要一邊止痛,一邊從疼痛長出意義……

生病後的我一度以為,我的雙手只剩下吃飯的功能,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撐起,又如何談去撐起自己的未來?

後來在病房中開始創作的自己,我的雙手不再只能拿碗筷而已,我開始拿起了畫筆,畫下一張又一張的打藥日記。接著出院後的自己,也開始拿起了原子筆,寫下一句又一句因為對生命的體悟,對生活的感觸,而幻化而成的文字。

兩三年前,我開始能撐著自己的身體,踏出我的家門,踏出我自己畫地自限的舒適圈,面對生命的無奈與無情,我開始不再照單全收。我試著將自己遭遇到的一切,用另一個角度去看待,然後,我開始了校園演講。

第一次的演講,在離家很近的大學,出門前緊張到吃不下早餐,勉強吃了幾口蛋餅,就吞下了止痛藥,因為那時候的自己,還被神經修復的劇烈疼痛所折磨,13個小時的人工髖關節置換,讓我的右邊骨盆有一大塊已經置換成了冰冷的金屬,右半部的臀部不管再怎麼吃都長不出一點點的肉,因此必須定時的服用止痛藥物,才能讓我在一張椅子上好好坐上一個小時,而且是需要墊著專門的椅墊。但這是個過程,疼痛總會慢慢減少,但生命的時間不會因為你在疼痛而停止流逝,所以,要一邊止痛,一邊從疼痛長出意義。

我逐漸適應了演講的步驟,也不再這麼緊張,因為我會問我自己,自己擔心的狀況最糟糕是如何,接著再問自己,能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並且應對。我告訴自己,我可以,然後那個緊張與擔心,就這樣煙消雲散。

我第一次進到女子監獄分享時,也是這樣的告訴自己。

好友的母親是位牧師,定期到監獄去傳福音分享祝福,她邀請我去分享我的故事,起初,我擔心我不知道怎麼鼓勵她們,因為我沒有學過,怎麼去鼓勵受刑人。阿姨卻告訴我,只要用真誠的心,去分享我的故事,就能感動人。

那一天,雖然只有短短的半小時,但卻是第一次的演講,台下所有人的眼睛都認真地注視著自己,並在自己要離開時,一一對自己說加油,他們也答應我,他們會加油。 那時候明白,其實一個人的力量可以這麼的大,只有我們自己把自己渺小了,只有我們把自己的世界圈住了。

那時候明白,原來我的雙手,不再是只能拿筷子、拿畫筆、拿原子筆,而是可以拿起一盞燈,一盞照亮道路的明燈,並且牽著他人從暗處往前走。 你也疼痛嗎?要一邊止痛,一邊思考生命的價值嗎?或許拿起燈,照亮自己和他人的道路時,疼痛就會長出生命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