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都要做的重要小事


歲月如梭,轉眼間7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而七年來從未間斷的除了繼續創作外,應該就是在每一個年初,將自己的一點點,再加上不同客人給予的一點點,一起親手交給中華民國骨肉癌關懷協會的秘書長手中了吧。

骨肉癌,一個好發在青少年身上的罕見疾病,但我在20歲發病前,不僅僅是我,連我身旁的人都從未聽聞過這樣的癌症,更別說關於它的預防或是可能造成的後遺症,一直到自己親身走過那些死蔭幽谷,那些驚心動魄,才明白在台灣的這一個世界的一小角中,每一年都有近乎30個病患,正在與它拔河、與它抗戰。

剛發病的那一年,若不是協會的秘書長積極的幫忙,以及臺北榮總陳威明副院長的伸手相助,我不知道此時此刻的我,是否還能安然地坐在我的書房,對著螢幕敲出這些一字一句,七年前的我很想一同為協會付出,卻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是卻在一次的義賣園遊會,找到了方法。

那是我第一次參與的義賣園遊會,骨肉癌協會也有一個攤位,大家把家中用不到的物品拿出來,希望能夠賣一些好價錢,來支撐協會的運作以及對骨肉癌家庭的協助,當時我問了秘書長,我說我沒有什麼東西好賣,但我會畫圖,不知道能不能捐畫?秘書長一口答應,説會在攤位上給我一個注目的好位子,擺放我的畫作。

那一張畫作,最後被一對夫妻看上,以一萬元的價格賣出,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的捐畫義賣。

停止治療後,我第一次嘗試製作桌曆,有些客人會多匯款給我,希望給我鼓勵,但我謝謝他們的好意後說:「有付出,才能有收穫,我只能拿我該得到的。」於是,我把好幾筆多匯的錢,補到了整數後,幫大家捐給協會,再在粉絲專頁上貼出收據,以茲證明。

結果,這好像變成了我與大家的默契,每一年的桌曆費用,總會有一些客人多匯款,有時是10元,也有時是好幾百元,我都會按照第一年的樣子,捐給協會。

雖然金額不多,但也總是大家的一點心意,我們更相信,集結所有的小力量,就可以變成大力量。
七年來,這樣的默契跟舉動,也成了我跟粉絲朋友間,最重要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