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想抹去的記憶?



有時候會遇到旁人跟我說,他覺得我一點負面能量都沒有,也因為疾病關係多了很多一般人無法接觸到的體驗,但我想說的是,其實更多大家沒看見的日子,這個社會對我甚至我們沒有看起來這麼寬容。看起來總是充滿正面能量是因為,負面能量有多多,正面力量就可以有多強。

當醫師說要找學生幫我開刀時,我似乎別無選擇,但仍願意為了高出不到 1%~2% 的機會,去到不熟悉的台北,開始在台北榮總接受手術與後來的治療。

當化療結束還頂著大光頭時,為了去看化療中因為鈣質流失而崩塌的牙醫時,被牙醫師拒絕在外口以外阻擋我進入院內,只願意在醫院門外人來人往的人行道幫我看診,經過的人都不免回頭看著我時,心裡只能告訴自己沒關係,可以看到牙醫就好。

當頂著光頭往返醫院與家中的公共場合時,難免遇上一些人的指指點點,只能選擇忽視並且告訴自己,那是因為他們很幸運,一生沒有遇過跟我一樣的狀況。

當一邊忍受著化療的苦痛,一邊還要聽不是很熟的長輩或是鄰居輾轉告訴我是因為上輩子的罪孽這輩子來還債時,心裡只有滿滿的白眼,認為那些都是無稽之談,但還是會想辦法說服自己,那只是一種關心,不要太在意。

當陌生人因為看到報導而來詢問我詳細病因,委婉的告訴對方其實我不太在意腫瘤的期數(心裡其實是想著,那是我的私事),卻換來一頓指責,指責我不知道自己腫瘤幾期是不在乎自己時,還是選擇笑笑。

當大家說著為了我好,叫我去賣彩券說我一定會賣很好而且不會這麼辛苦時,總會想辦法告訴對方,其實生病的人、行動不便的人,只要願意努力看看,還是有很多很多的選擇。

當賣作品但對方沒看完說明說我在騙同情時,還有告訴我買桌曆只是覺得我需要幫忙時,當下雖然有滿滿的委屈和傷心,但也因此成了這些年成長的動力,告訴自己要做一個讓人先認識我作品才知道原來其實我生病的人。

這個世界雖然不怎麼可愛,但我們仍可以選擇成為一個可愛的人。當你問我最想抹去哪段記憶時?我想說,正因為有這些不好的記憶,所以才能成就現在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