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生命的裂縫重新長出希望



自從生命開始有了轉變,我的生活周遭也開始有了不一樣的人物出現。因緣際會在籃球場上遇見八仙塵燃最嚴重的燒燙傷患者博煒,因為跟身為職業運動員的好朋友一起到病房去探訪病童時遇到了腫瘤長在大腿骨上的田徑選手,他們的生命都和我一樣,出現了重大、甚至比我更劇烈的震盪,這些震盪讓我們的人生出現了重大了裂痕與陡峭的峽谷,每一步都走得顛沛流離步步艱辛,但那些辛苦的汗水滴落在裂縫後,卻逐漸長出了希望的芽。

那一天在彰化籃球場,是我跟博煒的第一次見面。熟練的操作著電動輪椅,失去了雙腳及右手的他,僅有部分功能的左手能夠協助自己,但他的臉上卻洋溢著活力充沛的笑容,似乎四肢的漏缺,並沒有造成他太多的困難。他送了我他一字一字敲出來的著作《但 我想活》,因為八仙塵爆燃燒造成嚴重的燒燙傷,存活機會不到 5%,他的家人問他要留下還是離開,他卻肯定的說:「即使這輩子再也沒有手腳,我都要活下來!」後來經歷了煉獄般的復健,壓力衣的悶熱,以及不友善的言語等,都帶給他的身體與心理許多的考驗與難關,但他卻告訴著我,他覺得比起他,我們化療中的痛楚與心中的不平衡,才是更難以抹平。我笑笑回答他,如果我是你,我才沒有辦法做到像你一樣,甚至可能在留下或離開的選擇,就直接選了另一個。

有一次和在當職業運動員的好朋友去到病房探訪兒童送禮物,社工在前一天告訴我有個國中的孩子最近剛發病,腫瘤長在大腿骨上,但聽說他是練田徑的孩子,問我能不能去安慰他,我當下告訴了社工,這個安慰,我有更適合的人選,那就是朋友的物理治療師。我們進到病房,和他分享著這些年來走過的點點滴滴,還有告訴他一個運動選手的誕生除了自己本身,他們背後許多默默無名的人也是很重要。或許,我們沒辦法再度成為選手,但我們卻可以成為一個幫助選手的人。孩子露出笑容跟我說,他會加油!成為這樣的人!

過去,我曾試著用好多方式掩蓋著心中的裂縫,卻見到了許多擁抱裂縫的人,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心中的裂縫,也逐漸開始長出了對第二人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