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照亮別人黑夜的那道光



碩士班的生活即將邁入最後的一學期(順利的話啦),透過不一樣的方式修課讓自己也多了許多不一樣的創作體驗,還記得上學期週四上午的那堂課,老師透過不同的方式引導,教會我們重新「感受」,感受自己平時經過的街道、感受因為氣候更迭而在每個不同時間特有的植物花卉、感受經常接觸的媒材透過不同方式甚至用自己的雙手製作會是什麼模樣,好多好多的新感受都在這堂課發生,而令我感受最深的,卻是最後一堂課結束前,老師所說的那句話。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是一道光,那我們最想照亮什麼?」

或許這個答案,在生病以前或是生病的當下,我會回答得很平凡甚至答不出來,因為自己一直以來,好像都是被別人照耀著,然後才開始發光。因為生在一個不愁吃穿的家庭,可以專心做著自己的功課,甚至還可以跟父母做個任性的約定去讀自己想要念的學校,然後當一個可以選擇自己科系的大學生。結束治療後,剛開始創業的自己,也因為疾病這件事受到許多名人的幫忙,讓微不足道的自己有機會被這個世界看見,例如只是單純想要感謝陳文茜女士的一幅肖像畫,因為她的分享,讓我開始了接案的人生。

直到有次開始跟著許多老師走進病房,為正在治療的孩童畫下一張張肖像畫開始,從走進遊戲室的愁眉苦臉,到拿著自己的Q版畫像手舞足道跟爸媽分享的畫面,讓我重新了解,其實快樂真的就是這麼簡單而已。於是,只要體力允許、醫院允許,我們就會讓每一個我們去過的病房,每一年都一定有一次的病房義畫,有一次,當我走進病房,護理長走到我的身邊對我竊竊私語,問我是不是能去陪一陪某某床的「父母」。

比起自己生病,更難過的是看著孩子生病卻無能為力的父母。

走進病房,看見了倚靠窗邊的病床,病床上躺著的是一位十六七歲的女孩,護理長說孩子的時間不多,但父母卻一直還無法接受。那天,我陪在他們身邊好長一段時間,我鼓勵他們要多和孩子講話,因為孩子雖然不能回應了,但他們仍聽得見。離開前,我轉身擁抱了媽媽,說了聲:辛苦了。

護理長對我致謝,但我才要謝謝他讓我有機會成為照亮那對父母黑夜的那道光。如果你是一道光,那你又最想照亮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