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到世界需要你的那一天



生命的缺口,就是世界的出口,試著將生活中遇到的大事情社會化,就會發現,原來這是一件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事,不是自己。

小時候有沒有過一種經驗,明明覺得自己很認真的讀書了,但考試就是考得特別差,最後就索性不讀了,反而還可能靠著矇題拿高分,後來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應該要好好念書這件事。

長大後看到一些人總是特別不珍惜自己擁有的幸運,明明覺得自己非常努力的工作,只是生不逢時或是總是沒有遇到太好的機會,然後就看著一些人憑藉著幸運,去過著舒適安逸的生活。

這時候的自己,心裡應該有著許多的感嘆跟對著老天爺喊著,您怎麼這麼不公平?

可是我們卻都忘記了,人生的起跑線,本來就是飄移的,有些人的起跑線離終點就是特別的近,有些人的道路就是特別的崎嶇。

此時此刻,似乎就只能像那句我們常常聽到的:沒有傘的孩子跑得特別快,去用盡全力奔跑,不想淋雨,就是只能去拼命地抵達終點。

最近因為生涯的一些規劃,會面對面碰上一些需要重新認識自己的人,當別人問起是什麼時候開始接案時,下意識的說出2013年10月,2013年10月,是結束治療的日子,也是那個什麼都不會,只會拿著色鉛筆胡亂塗鴉的自己,就只是因為好像沒有其它的道路可以選擇了,只好選擇眼前這一條已經預見很難走而且特別辛苦的個人工作室道路。

你問我會不會怨嘆?我會。

我曾經也怨嘆過明明都是骨腫瘤,為什麼自己的總是特別嚴重的那一種;我曾經也怨嘆過明明都是髖關節置換手術,為什麼別人的都是成功的,而自己卻得經歷脫臼與神經二度傷害,導致現在復原狀況一直落上別人一大截的狀況。可是,當我這幾年開始試著重新回歸社會,認識了許多一樣人生遇到缺口的人,他們的堅毅與經歷,讓我發現原來許多人都有著自己的生命課題,所以我們需要自己去填補我們的缺口,從缺口中找到出口。

所以我試著努力,努力用自己的生命去影響更多生命,試著去讓這個世界是需要自己的,而我靠著的就是這一雙手,還有這八年來畫出的一張張畫作。我也會有遇到創作瓶頸的時候,可是我開始選擇告訴自己「休息就好,不要放棄,還是要繼續畫下去!」,畫到世界不需要我的那一天,畫到覺得自己的人生缺口都填補完成的那一刻,而我相信,你們也可以。